三九集团

整顿失败 开业无望

真的太忙了,这个号可能就不会再发什么东西了

想过要不要注销,考虑之后还是决定留下来。

可能会发几篇毕业论文,可能不会。


谢谢大家粉我啊!相识一场,祝你们喜乐安康,平安幸福


有缘的话,我们下一个圈再见啦!🤗🤗🤗


三九艰难做人

黄金珠宝楼:











1.




“我十几岁开始就在酒吧驻唱了,”金在奂鼻子都憋红了,拼命忍住不哭出来,“我还以为上帝跟我开玩笑,我还以为你不会出现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十几岁的时候我喝酒还不合法啊。”黄旼炫小声说。




《忘词》 by 锐澳










2.




黄旼炫,你真的很冷血。




《尽若未然》 by 溪婉烧酒










3.




黄旼炫知道金在奂未必能听见,最好跟那个吻一起别被他知道,可他还是希望金在奂能接收到,还有他对他的那些喜爱。




《身之所往》 by BAILEYS贝礼诗香甜酒










4. 




“我好像说过我不是同性恋。”




“是吗?那你就当我酒后乱性好了。”




“可是我比较喜欢狼狈为奸。”






《沙漠花火》 by 龙舌兰










5.




S大商学院的学生们有三大共识。




一是狂欢的时候要离门近一点,二是千万不要去隔壁街吃荞麦冷面。




三是金在奂喜欢黄旼炫。




前两点是前辈们用血泪教训得到的宝贵经验,而第三点则是这几届商学院学生们用几年来无数铁一般的事实来证明的绝对真理。




《绩优股》 by 贵州茅台










6.




“在奐,来尝尝这次的桃花酿怎么样。”


金在奐伸手把黄旼炫一把揽过来,柔软贴上柔软,“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北境以北》 by 贵腐白










7.




金在奂扑扇着翅膀,嘴里念叨着什么“又粗又黑又硬”的奇怪的句子,一把抓住了正在巡街的黄旼炫小警官跨边的警棍。




《轻点儿吧警官大人》 by 老干妈威士忌










8.




为了将来几十年甚至好几百年的幸福着想,要与金在奂父母见面的行程终于得以提上议程。




《麻瓜世界是第一次》 by 蜜一般甜的黄油啤酒










9. 




“他和他永远定格在,他们的黄金时代。”




《Golden Era》 by 史前手酿葡萄酒










10.




“在奂啊,你这是怎么了...?”




“看不出来吗?我在减肥!”




“你这不是好好的吗,干什么折磨自己?”




“还能怎么着,追男神啊!”






《卡路里》 by 雪莉Sherry










11.




即使过了那么多年,黄旼炫依旧对伦敦的天空有着莫名的憧憬,此时当他真的抬头望去,映着那片蔚蓝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眼前好像再次出现了那个脸颊圆润的男孩,抱着吉他轻唱着阿黛尔的歌。




只是他们都忘了,那句歌词里开始即结束。




《错付》 by 清河烧酒










12.




“来一杯?”黄旼炫眯起那双独特的狐狸眼,像是猎人看到猎物一样,不可莫测。




“Peach mojito。”




金在奂对上黄旼炫的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Sweet Touch》 by 蜜桃莫吉托










13.




“你是未曾存在过的漫长无意义,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虚拟自渡》 by 苦艾酒










14.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他会比漫山盛开的虞美人更加珍贵。






《夏日色》 by 君度










15.




 “我喜欢上与你我截然不同的人,算是万幸”  




《九》 by 衡水老白干










16.




“雨下得有点大,你从地铁站走回家可能还是会淋湿,我在你冰箱里留了生姜,你可以……”




“黄旼炫。”金在奂打断。




“嗯?”




“我们已经分手了。”






《远航》  by 百利甜与伏特加










17.




“我还没有失去你的勇气,所以只好学会伪装坚强。”


黄旼炫轻声说,语气像是在叹息:“我不需要你的伪装,也不需要你的坚强,在我面前,你可以恣意任性,因为这是我对你的纵容,也只对你。”




《Pretender》 by 普利茅斯琴酒












18.




接下来的的事情,像龙舌兰和橙汁的融合,金在奂把全部的自己交给了黄旼炫。


《石榴过敏可不可以》 by 特基拉日出












今天也在我心里收藏 /瓣叶残败/Daniqi/黄金粮仓/之桒_/百零/三九集团/Fever lgniter /疑云三日/FA /维他柠檬茶 /饶食尧 /KYQBGM/五分慕斯 /羊/丹邕一生推/一碗甜饼/绿桃



刚才退了一个群,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很开心的看大家聊天收图,但是后面画风变的奇奇怪怪,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有奇奇怪怪的人,喜欢用自己的思维去定义别人?
我没有说她们不好,只是这种用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去约束别人教训别人的样子真的很傻逼。
大家都是快乐追星,为什么都是粉丝,你要来管我怎么追星?
我在合理范围内做合理假想,不买行程不堵爱豆还要被你拐弯抹角嘲讽谩骂?

那年春风和煦吹过
梳平发丝 倾空所有
百零一人落座台中

我抛下我曾经的过往和荣耀,来到这个让我能够实现梦想的地方。

匆匆一瞥 翩翩少年眼中隐忍的孤注
心头微漾 多是自身的同样

只一眼,就知道你和我是一样的人,孤注一掷的隐痛。

若你雪化成河 温热我的心头
一切皆为空洞

如果能和你一起相互扶持该有多好,好像这样的话别的也都没那么重要了。

感恩于天将你我相逢
也许是我太过于倥偬

也许你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但是可能是时机不佳。

心头所有颠簸汹涌
皆为你悸动

我所有的心旌摇晃,澎湃激荡都是因为你啊。

趁着此刻命运的相中
忽然何时愿放手一搏

现在正是属于我的好时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起了一定要出道的这种心思。

回头望向你的瞳孔
我突然懂了 那只是场梦

但是在我回头想要看看你的时候,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不过一场我不知从何而起的梦。

神明再次眷顾于我
梦中醒后 新梦重逢
那些温柔都太珍重

未曾料想命运之神再次眷顾我,让我又有机会再做一场全新的梦,那些梦境里的所有对我而言都是值得珍藏的宝物。

不曾想过 梦境中的山河
终是会干涸

我沉浸在梦境的甜美里无法自拔,忘却了只要是梦都会有醒的那一天。

言语无恙 心中却暗潮翻涌

虽然我表面只字未提一如既往,但是心里早就翻天覆地马乱兵荒。

那些柔情千种 似是你亦心动
我却沉迷其中

如果不是你也对我有所回应,我也不会如此沉溺于这段感情。

若是早先不曾注意我
若是我们从未曾相逢
若是我的心思不曾全被你看透
也许我就能放开所有
亦不把你当做我英雄

一开始不是你先叫出我的名字的话,一开始我们没有相遇过的话,一开始你就没有读懂我的话,可能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把你当做拯救我于危难的英雄。

那些所有温柔情意 消散在风中
再装作从容

那不如就当做忘记了此间种种,我继续做我的潇洒行者。

轻歌唱 山水为你庇佑会前程华荣

就算以后没有我,我也为你祈祷今后每一段路都前程似锦。

我在笑 你似月光般照亮了我心头

你是我心尖的白月光,我乐于将你的一颦一笑收藏。

破晓初至
忘却所有 结束仅以一杯酒

但是天就要亮了,让我敬你再一杯酒,结束我这段不知情起何处的梦吧。

独角为始
自嘲为终

反正从头开始都是我自己的感觉堆砌出来的幻境,不如也让我笑着亲手打破。

若你从未真情赋予我
为何假装常在我身侧
那些所有温柔心动
都令我动容

如果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对我动情,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直在我身边,那些你对我的温柔笑意、呵护体贴都让我心动无比。

漫天繁星下那句承诺
现在想来也许是伤痛

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那一句,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算的上承诺,但是现在就算想起来也会觉得心如刀割。

大概所谓痴情相拥
是仅我一人
仍醉于梦

也许我之前所有以为的那些的心动瞬间,都只存在我一个人的幻想里吧,是我迟迟不愿从这些我自己编织的碎片里清醒。

起身将过往散于天空
权当我太过于沉醉梦中
无一不对我嘲讽说
只有你不懂

事已至此,这些事情都当我做过的一场不肯醒来的梦,都让它随风消逝吧,可是为什么连路过的风都在笑我痴。

路过那年初相识的高峰
无法忘却那时的惊鸿
想起那声温柔呼唤

我又匆促途经那时和你初见时的地方,但是第一次见到你时的场景还记忆犹新,还有你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唤出的那句、我的名字。

随着时间青春年华
变成一场梦
梦醒后再次步履匆匆
不留下影踪

反正这些都会随着时间一起慢慢远走,也是要到梦醒的时候了,我依然要走我下面的路,这些故事注定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三九独家解析《情有所钟,梦之将醒》 @七秋子

今夜的三九是fong辽的三九!

感谢大家的提问,三九都一一作答了。

质问箱也会长期开着,大家可以随时来找三九说悄悄话!

谢谢各位朋友的厚爱,不知不觉已经千粉,三九无以为报,这个质问箱里的问题(非恶意的)我会一一答复,三九再次叩谢大嘎!!!

质问箱

两梦三醒 【番外】

☁ooc
☁禁止上升
☁祝 @深井冰患者欢乐多🍒 生日快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今年已经是你离开我的第两千八百五十七年,我也把各色的灵石堆满了一间宫殿。
  
  
  就是我专门为你留的那间,入云殿。
  
  
  我在人间最后一世时,你暂居的那座山的名字。
  
  
  许是每一天要做的事情都一样,一样的枯燥,一样的乏味,我竟不觉得日子已经过了这么久。
  
  
  其实也没有多久,都不及你留在我身上的修为。
  
  
  我在嘉懿还未回天庭的时候,常常去他那里,拉着他同我一起蹲在轮回道前,想着如果你的灵身若是还在的话,此时会不会也在这六道轮回之间。
  
  
  但是他总是冷淡的把我叫醒,叫我不要再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
  
  
  “琊游他本身就是补天石,不似凡物那样上了天庭之后重塑灵身,他自己就是灵物,从他存在的那天起就是有灵智的,他也是从一开始就游离在六道轮回之外的。”
  
  
  我就总是会骂他。
  
  
  “旼炫哥,你是不是没有心肝啊?我只是想想都不行吗?”
  
  
  有时候嘉懿太忙就会赶我回天庭,可是偌大的天庭说到底我也只剩下司清一个熟人。
  
  
  我在你刚离开的那百年里,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宫殿里想着和你之前的种种,司清说我若不是我当年将魔君绞杀,可能天庭里不会有人还记得我这号人,不对,是仙。
  
  
  是你用尽毕生修为和灵力,还差点毁了灵体才换回来的我的仙身,我怎么能忘呢。
  
  
  司清身边的道童现在与我相熟后倒是什么话都敢讲,说我几百年前冷冰冰的,眼神也冷冰冰的,讲话也冷冰冰的,像块模样俊俏的石头。
  
  
  司清会和我讲我那三世轮回时,本该由你来给我讲,但是我却没能听你讲的那些故事。
  
  
  我知你为我付出甚多,但还是超出我的预料。
  
  
  
  
  嘉懿也已经回天庭几百年了,但是最近他总有些神神秘秘的,每次问起他都会和我说,凤仪啊,你今年生辰我和司清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要比往年好上不止多少倍。
  
  
  但是我总是嗤之以鼻,不怪我对他们的话没有什么信心,实在是他们从来就没记得过我的生辰,更别说什么礼不礼的。
  
  
  有的时候司清突然想起来的话,还会把他前两天炼好的丹药挑着炼得不太麻烦的送我两瓶。
  
  
  美名其曰“本来你也用不上这些,就当是圣祐哥帮你纪念一下你又熬过了一年。”
  
  
  是啊,熬,没有你的日子,我何尝不是在煎熬着过日子。
  
  
  所幸这样的日子,我竟然看到了尽头。
  
  
  每哥几百年就会有新上来天庭的神仙,今年这个是接替你在天庭的职责的。
  
  
  逸陶仙君。
  
  
  我听周围的同僚聊起过你,说像极了你。
  
  
  我总归心里不是很舒服,因为他们对真实的你知之甚少,而你又离开的太久,久到他们对你的印象开始模糊,甚至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记得你。
  
  
  到了逸陶仙君述职的那一天,我和司清还有嘉懿站在一起,看到逸陶仙君的背影的时候,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有些心头发慌,我好像知道为什么同僚之间都会说逸陶仙君像你。
  
  
  我转过头看他们俩的表情,那种似笑非笑更是让我手足无措。
  
  
  终于我看到了逸陶仙君的脸,我捏着司清的手臂把他捏得龇牙咧嘴。
  
  
  “冠霖啊,哥上了岁数,比你大了将近千年,身子骨弱禁不住你这么捏。”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放开了他的手臂,直接盯着他的眼睛。,不敢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是他吗?”
  
  
  我看到笑意爬上他的眼角,他说。
  
  
  “是,他回来了。”
  
  
  我快要喜极而泣,我拉着司清和嘉懿回我的殿里,要他们给我讲清楚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勾当,到了今天我居然才知道。
  
  
  起因是嘉懿还在地府的时候,在阎王那里看到了一本书,讲的就是女娲补天的故事,有一章就是专门写补天的灵石。
  
  
  像你这种情况只需再找到一块当时女娲娘娘补天的时候剩下的灵石,还有你的本命仙玉融二合一,就能生出新的灵体,和你刚开灵智时一模一样的灵体。
  
  
  其实就是第二次生命。
  
  
  说起来简单,但是实践起来太过困难。
  
  
  灵石就难得一见,更别说什么补天的灵石,但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嘉懿早年间曾与一个女娲后人交好,知道他家中就有一块,和他道明原委,求了过来。
  
  
  这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他们在当年女娲娘娘补的那片天下面专门辟出了一块地方,就是为了让你早日能给重启灵智,化身化形。
  
  
  不负众望,在一千年前,你终于能够再次化形。
  
  
  你灵智重启的事情,除了司清,嘉懿还有嘉懿的那个友人,此事无第四人知晓。
  
  
  所以你也拥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进入到我的故事里。
  
  
  可是对于你而言,我也是一个第一次见到的人,你不记得那个仙骨皆断的我,你不记得那个在三世轮回里追问你到底为什么不说喜欢的我,你不记得那个涅槃重生的我。
  
  
  但是我记得你,那个说自始至终只喜欢了我一个,只舍不下我一个的你。
  
  
  是逸陶,也是琊游的你。
  
  
  我爱的人,你。
  
  
  还好我们有几乎与天地同寿的余生,我可以等你重新喜欢我,再把这过往种种讲给你听。
  
  
  
  
  司清见河成云合上了那本凤仪宝贝了千年的册子,凑上前来。
  
  
  “他在这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你这么求我帮你偷过来?”
  
  
  “没什么,只是一些我忘记的事。”
  
  
  司清见他不愿意讲,只吸了吸鼻子,去看自己的丹炉了。
  
  
  河成云小心翼翼的捧着册子,就像捧着这千年来赖冠霖的心意。
  
  
  他记得自己曾问过赖冠霖一句话。
  
  
  “你到底在透过我看谁?”
  
  
  现在我终于明白也相信了他的回答。
  
  
  “我自始至终只喜欢你一个,也只爱你了一个。”
  
  
  
  
  
  

  
  
  
  
  
  

高考只是一扇通往未来的门,只是这扇门大家都走,都说好,门后面的风景很好,所以很多人都在走这条路,尽管这扇门的门口有点挤。

但是这扇门太挤了,总会有人挤不过去。

没关系啊,看看周围,还有很多别的门,虽然那些路不太好走,门后面的风景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有人说怎么走都是一片荒芜,有人说翻山越岭之后就能看见彩虹。

但是这些门代表的也是无限可能。

好走的路可能太多人走,有些人步子有些小,有些人走的有些慢,挤不上那条路。

不要失望,不要难过,看看别的,也许也有你喜欢的风景。